• 特色小鎮生命在“特”更在“色”

    發布時間: 2017.03.27

    特色小鎮建設已進入全國普及階段,也進入冷思考階段。確實,特色小鎮建設自身并不是、也不可自動成為區域轉型升級發展的靈丹妙藥,除非覓得小鎮的生命所在。


    就此,國內許多專家、官員已熱烈討論,政府指導文件亦有回答。即特色小鎮生命在“特”,包括產業特,不能有多種產業;風格要“特”,空間和建筑設計不能千篇一律;面積特,總占地為3平方公里左右,其中核心區1平方公里左右;形態特,即需堅持產城人文融合,相關服務功能需高度集成。


    也因有這些“共識”,部分省市已制定特色小鎮創建模板,要求按此來評估創建方案是否規范、在資格評審中能否勝出;劃定行業領域,各縣市需按此來選擇申報小鎮類型;出臺小鎮申報技術導則,要求按城鄉規劃中的相關要求來設計效果圖,避免千篇一律;明確小鎮標準化評價和考核體系,并爭取上升為國家標準。


    特色小鎮規劃建設確需一些“特”,以避免變成大籮筐。例如,對產業的選擇,確需是高科技含量或高創新性產業,特別是新興服務行業,不能是產能過剩行業,或產業化程度尚很低的行業。同時,也需一些規范,如投資或稅收強度、就業創業貢獻、生態環保要求等,以作為政府發揮指導性作用的重要依據。


    特色小鎮之所以“特”,根本在于其未來有許多不確定性,無論是產業或其業態,還是服務功能或方式模式。對應特色小鎮的創建方案設計,需對“特”有足夠的彈性空間,不宜詳實、全面標準化。加強小鎮建筑及其空間布局、組合創新,避免千鎮一面有必要,也需對小鎮空間形態、功能設計留有再優化可能,考慮到小鎮部分建筑風格或規模更應由建設主體來按需定制。


    至于特色小鎮要求的產城人文融合,更多是一個理念,實際上,大部分特色小鎮更合適做一個開放街區,而不是封閉綜合體。除部分工作區域外,特色小鎮所需的部分服務功能,更應與所依托的城市特別是周邊街區充分共享,不足部分才按需補齊。


    可見,特色小鎮確需一定“特”,但不應高標準化。特色小鎮的生命更多在哪兒呢?在我看來,應是“色”。所謂“色”,即魅力,較難模仿復制、可持續呈現的魅力。從浙江實踐看,特色小鎮色主要體現為:


    一是創業創新主體色。主體有魅力,特色小鎮建設才能非凡。如玉皇山南基金小鎮,主體來自于浙江大學師生,有著較濃厚的浙大情結和文化認同,容易成為志同道合者。實際上,浙江較成功的特色小鎮,多由一群本就熟悉或協作高的企業家朋友主導,創業者也多有地域、學校或價值觀關聯,身份歸屬感強,容易擰成一股繩。


    二是創業創新業態色。業態有魅力,特色小鎮才充滿活力。如夢想小鎮,基本業態為互聯網創業+創投服務,借助杭州濃烈的互聯網創業文化和豐盛的創投資金資源,成為了一個富有活力的眾創空間。在這里,“特”的不是產業,而是業態。類似,杭州灣花田小鎮業態為花田休閑+都市經濟,借力上虞地處上海、杭州、寧波三大都市區交匯區優勢和省農發集團土地、資金、人才優勢,把鄉村旅游變成都市發展有機組成部分。


    三是建設發展機遇色。“過了此村就沒這店”對特色小鎮建設也適用。如云棲小鎮,不僅在于阿里巴巴大數據分析與云計算服務剛好興盛、浙江“四張清單一張網”特別是新一代電子政務建設剛好服務外包,還在于新硬件興起之時而富士康剛好趕來,云棲小鎮因此風云際會搶占了先機。


    四是創新試點開展色。浙江明確特色小鎮是綜合改革試點區,省內開展的試點均可在此開展。但如何在小鎮內開展所需試點,以及能把所需的試點或條款整合起來,還需先對現有相關制度、利益、習慣等改革創新,才能創造出試點落地的環境條件。浙江較成功的特色小鎮,均已開展高針對性的創新試點,形成了較強軟實力。


    總之,規劃建設特色小鎮需正確理解“特”的內涵和要求,避免因“特”變味;需把“色”放在更突出位置,用心來創造魅力、增強生命力。


    (本文來源:杭州日報  作者單位:浙江省發展和規劃研究院)

    11选5宁夏